豪门都市后宫录

第一章 太子爷回国

住家野狼2016-10-3 21:8:25Ctrl+D 收藏本站

    中国,又名华夏国,具有五千年的文明史,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这个国家历经沧桑,如今在党的领导下,终于步上正轨,进入了一个新的开始。( )

    1997年7月1日,中国收回香港行政主权,举国欢庆,而就在此时,首都国际机场,在飞机的轰鸣声中,一架巨大的波音客机降落在跑道上。随着所有的旅客拿着自己的随身行李走下了飞机,一个十七八岁,脸上带着一副墨镜的少年也拿着自己非常简单的一个小包离开了飞机。

    他下了飞机之后,拿下脸上的墨镜,露出了一张俊秀得不像话的脸庞。

    只见这个少年身高足足有一米八五,浑身的皮肤白嫩,看起来绝对不像是一个男孩子该有的,而应该是一个绝色美人该有的冰肌玉肤。

    再看他的相貌,当真是俊秀的不像话,俊秀如玉的脸蛋儿,大大如水的眼眸,如玉一般的鼻子,淡淡有些红色的嘴唇,五官精致的简直就像是一幅完美的艺术品,如果不是他喉结、短发还有平胸,估计所有人都会把他当成一个绝色佳人,而不是一个阳刚男人。

    他,叫徐枫!是北京徐氏家族的嫡长孙!

    各位可不要小看这个徐氏家族,他可是如今中国权势熏天的四大官僚世家之一。

    四大官僚世家,说的便是中国如今四个巨大的门阀,分别是徐、冯、李、任四大家族,这四大家族盘根交错,互有联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颇有些像是红楼梦里的四大家族,但绝对要比红楼梦里的厉害百倍,远的不说,就说如今的国家军委主席徐敬业,就是徐枫的亲爷爷,奶奶是冯氏家族如今的掌门人冯菲露,任国家军委两大副主席,都是中国的龙头大哥人物,别的亲戚朋友不是官界大佬,就是商界大亨,可谓是厉害无比。

    而此时,徐枫走下飞机,心中却是在打着小算盘。

    如今终于到了十八岁,将至阳心法修炼到了最高境界,也可以开始我的泡妞旅程了,哈哈哈……徐枫心中淫.笑道

    其实现在的徐枫,也不是真正的徐枫,他本来是2012年的一个普通宅男,叫周然,在家睡觉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就穿越了,并穿越到了1986年,年仅7岁徐枫身上。

    当时周然知道了徐枫的家世背景之后,心中自然是欢喜无比,心想着以后就能够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了!

    可是随即,他的脑子却是被输入了一道强大的功法,这套功法名叫“至阳心法”,乃是太古一门强大法门,可以算是一种强大的武功,也可算是双修之法,据法门记载,只要将至阳心法练到最高境界,就可以拥有完美的身体、精密的头脑、永不落败的**功夫还有长生不老的身体, 但是要想修炼必须有两个前提,第一是必须是小孩子,这样不管资质如何,都可以在十八岁的时候练成;第二在练成之前绝对不可以失去童子之身,否则前功尽弃,再也无法修炼。

    当徐枫知道这门功法的厉害之后,最终忍痛暂时忍住欲念,专心修炼,平时克己修身,绝不动丝毫欲念,只是练功。

    四年前,也就是十四岁的时候,徐枫因为有现代人思想和至阳心法高超的能力在学校考中了去哈佛大学留学的机会,当时家里不少人不舍得徐枫一个人去美国,但是徐枫看着家里的这么多美女,为了心无杂念的练功,最终忍痛下决心要去美国。

    在美国读书的四年,徐枫每日除了上课就是练功,终于在几天之前,将至阳功的最后一道大关冲破,拥有了想得到的一切,这才将所有的学分快速修完,立即回国,进行自己的猎艳行动!

    走出接机通道的时候,徐枫就看见自己一个男人,也就是自己的爷爷——华夏国国家主席徐敬业的秘书在等着自己了,他马上快走几步和迎上来的秘书握了下手。

    “韩秘书,怎么只有你来接机了,我爷爷呢?”徐枫问道

    韩秘书笑着接过徐枫手中的行李,说道:“主席当然来了,在外面的车上,主席他毕竟是公众人物,出现在机场会有点麻烦的,孙少爷跟我来就是了。”说完,就在前面带路,而徐枫也只有跟着走了。

    当徐枫走出机场的时候,马上他就感觉到了北京的快节奏街上的行人都是匆匆而走,就像都是在赶时间似的。

    最近的二十年里,中国的经济发展的十分快速,从原来的落后国家,只用了短短二十年,就跻身世界十大经济强国之一,这不得不让人说是一个奇迹。如今的北京高楼大厦、名车洋房、名牌服装等等无所不有,当真是让人开心

    由韩秘书引着徐枫走向一部停在路边的一辆benz600pullman,而这辆车的前后还有两辆宝马车,徐枫知道这两辆宝马车是保镖的坐车。

    当韩秘书打开车门,让徐枫上车的时候,他没有留意到有很多市民对着他露出了艳羡的目光。在如今这个金钱之上的社会,有钱你就是皇帝,想拥有什么都行。

    坐在车上的徐枫,马上就和已经在车上等候多时的爷爷——华夏国如今的“皇帝”徐敬业打了个招呼

    “爷爷您好,要您老来接我真的很过意不去。”徐枫轻笑道

    而坐在徐枫身边的老人,如今年龄已经有八十岁了,和徐枫的奶奶算是老夫少妻(前一任妻子和儿子在抗战的时候都死了),一头白发,脸上皱纹密布,手上的筋骨也是褶皱不已,看起来很是可怖。徐枫知道在抗战的时候爷爷受过三次重伤,虽然当时都保住了命,但是却从此落下了病根儿,不禁心中凄惨。

    徐敬业微笑着对自己的孙子说道:“你小子还会不好意思?你的脸皮可比谁都厚!话也不多说,你奶奶,你妈妈,你外婆他们都很想你啊!快回家吧!”

    “好的!”徐枫笑道。

    车子行驶在北京专门为国家首脑设计的马路上,这种马路从来都只允许首脑级别的人物的车子行驶,其余任何车子都进不来,这也就能保证了不会出现车祸的状况。

    坐在车上,看着北京的风景,看着一片片高楼大厦,徐枫赞叹道:“四年不见,北京更美了!”

    徐敬业微微一笑,说道:“是啊!我们的国家强大了,社会也更美了,我们中国终于熬过了最艰难的时刻,重新步上了正轨!”说到这里,徐敬业激动了一下,忍不住开始剧烈咳嗽起来。

    徐枫吃了一惊,当下赶忙拍了拍徐敬业的背,帮他顺气。

    徐敬业咳嗽了几下,停下来凄惨地笑道:“老了,老了,当真是不如当年了!”

    徐枫一听,赶忙说道:“爷爷,您不老,您会长命百岁的!”

    徐敬业叹了口气,说道:“孩子,爷爷当这个国家主席已经二十多年了,本来主席的位子最多只能做十年,可是如今,爷爷还在这个位子上,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徐枫沉默了一下,说道:“因为如今,我们华夏,才算真正的熬出头了!”

    “不错!”徐敬业微笑道:“如今华夏终于兵强马壮,富贵无极,再也不用受到西方列强主义的侵害,可在几年前,华夏国却还在改革的最关键时期,爷爷不能退下去,也不能将权力交给你二爷爷(徐敬业的弟弟徐敬华,军委两大副主席之一,现如今在俄罗斯访问,另一人为徐枫的奶奶冯菲露),因为他有些优柔寡断,未必能有魄力能走过这最艰难的一关!你奶奶她虽然强势,又终究是个女人,不能担此大任!”说到这里,徐敬业叹了口气,“如今最艰难的时期已经熬过去了!香港也已经回归,澳门也会回来的。爷爷在想,也是时候交出权力,好好享享所剩不多的清福了。孩子,你父亲(徐敬业的儿子徐建华,前国务院副总理,十年前死于癌症)死得早,你又是我们徐氏家族的独苗,日后家族的兴旺,还要看你自己啊!”

    徐枫心下凄凉,点了点头,说道:“爷爷,我明白了!小枫会努力的!”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