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势正一边倒的情况下,突然有人为老头说话,自然而然的,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说话人的身上。

    白芷和连翘忙一前一后的挡着蒋阮,免得有人冲撞了她。

    众人目光各有千秋,蒋阮也并不躲藏,只是站在原地任由别人打量。

    那老头正是气的脸红脖子粗的,冷不防听到一句劝慰,只觉得说话的声音轻轻柔柔,含着一丝沁人心脾的凉意,虽是冬日,却似夏日的风,将人心头的郁燥之气一扫而光,心中竟慢慢的平静下来。诧异之下倒是和众人一般朝对方身上打量。

    只见人群中站着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女孩,与她这般大人一般成熟无二的话语不同,身量倒是极小,个头虽小,却又令人无法忽略。这小女孩约是生活导致,肤色和唇色一般苍白,五官却生的极为秀气,瑶鼻樱唇,最美的是黛眉下的一双长眸,水润的如同膝头上的一抹山泉,深深浅浅,直直撞进人的心底去。纯洁至极的眼眸,眼尾却稍稍扬起,不自觉的就有了一丝媚意,若是长大了去,再好好养长着,实在是令人心惊的美色。

    然而这样媚骨天成的小女孩,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冷意,她只是安静地站着,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令人无法小觑,甚至没来由的有一丝畏惧之感。

    老头也皱了皱眉,这样的小女孩,身边却跟了两个丫鬟,若说是大户人家的小姐,穿着也实在是太简陋了些,若说是普通人家的女儿,这通身的气派派头,却又不像是小户人家能养出来的。

    蒋阮安静地站着,一边的女童看着看着,却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抽噎着道:“我没有,我没有偷银子,娘,我没有偷银子!”

    这一嚷嚷,却见人群中挤出一个穿花布袄的农家妇女,三两步走上前来将女童护在身后,敌视的看了一眼老头和蒋阮,大声道:“你们想对我的巧姐儿做什么,两个人欺负一个,以大欺小,难道不知羞耻吗?”

    连翘忍不住,不等蒋阮说话,率先跳了出来,笑道:“这位夫人,这话可就说错了,我们姑娘只是跳出来说句公道话,哪里就欺负你家闺女了,这么多人都看着哪,我们姑娘可有打她骂她?再说了,以大欺小,我可看不出来我们姑娘比你这位闺女大的了多少,谁跟你家闺女似的当众嚷嚷啊。以大欺小,以多欺少,我看谁欺负谁还不一定,我呸!”

    那妇女也是一愣,似乎没料到看着文文弱弱的连翘骂起来人一点都不带喘气的,一时竟不知如何搭话,等明白过来恼羞成怒,正要继续揪扯,蒋阮开口道:“谁欺负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银子,不是吗?”

    妇人转过头,将女童揽进怀里,怒道:“我们巧姐儿不会偷人银子,这银子是我早上出门给她剑动九天。”

    “这么多银子,夫人却放心将其交给这么小的孩子保管,夫人宽心令人佩服。”蒋阮淡淡道,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将“小”字咬的极重。周围顿时发出一阵哄笑声。这妇人刚刚说自家闺女年纪小,却又将这么大一笔银子交给她,实在是有些勉强的说辞。

    “我,我是让她出去买东西。”妇人有些着恼。

    “夫人要买什么?这么多银子,要买的太多,巧姐儿不会搬不动吗?”

    周围的哄笑声更大了。

    妇人愈发恼怒:“你管这些做什么,我自然有要买的东西,如今我已经说了,这银子是我给巧姐儿的,这老头说是他的银子,可有证据或者证人?”

    周围的人没有一个说话的,证据或者证人,实在是没有。即使事情看起来已经能够猜测得出原因,还是没有人愿意为这老头出头。

    “你们这是同流合污,串通一气,狼狈为奸…”老头气的跳脚,一口气蹦出了好些词语,可惜这些文绉绉的怒骂对周围人没有一丝影响。

    “老先生不必着急。”蒋阮道。

    老头转向蒋阮,皱了皱眉,语气生硬道:“老夫不想牵连姑娘,这些人是掩饰他们的罪证,老夫就跟他们死扛到底,姑娘今日出手,老夫心领,只是如今你也是泥菩萨过河,还是自保为好。”说出“姑娘”二字时,老头有些迟疑,叫这样一个能做自己孙女的小女孩姑娘实在奇怪,但面对这小女孩时,却有一种面对成年女子的感觉,实在无法将她当成一个普通的女童看待。

    “你这老头好不识好歹,我家姑娘救你,你却不识抬举。”连翘听闻此话,立刻气道。

    “连翘,”蒋阮制止她,道:“老先生如此认定我无法自保?”

    “难不成你还有办法?”老头提高声音,周围人的目光又被吸引过来。

    “老先生,你先说说银子是怎么丢的。”蒋阮道。

    “我没有偷他的银子,我没有偷他的银子!”女童却又尖叫哭泣起来。

    “闭嘴。”蒋阮冷冷的看了一眼妇人怀中的巧姐儿,巧姐儿被她冷漠的眼神一看,不自觉的心中感到害怕,立刻住了嘴,往妇人怀里缩了缩。

    众人啧啧称奇,老头见状想,想了想,道:“今日我初来此处,在街口买饼的地方买了一个油饼,从钱袋里抓了铜板,走了一会儿感到有人动我的东西,却一看是一小女孩走在身边,我心中警惕,便去看自己的钱袋,发现银子不翼而飞,便抓住她,果真在她身上搜出银子。谁知她还倒打一耙,真是可恶!”说罢又瞪了一眼脸上尤待泪痕的女童。

    “买油饼的小贩在何处?”蒋阮问。

    “是我。”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走了出来,挠挠头,目光有些躲闪道:“买饼的人太多,我记不住了。”西街人情冷清,这话分明就是敷衍。

    小女孩和妇人见状,都幸灾乐祸的看着蒋阮,只觉得蒋阮再也无法翻出什么花样来了。

    “既然两人都各执一词,”蒋阮轻轻道:“就让银子来说话吧。”

    ------题外话------

    看在茶茶安上封面不再果奔的情况下,诸位姐妹能赏个收藏吗_(:3∠)_

章节目录

重生之嫡女祸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千山茶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山茶客并收藏重生之嫡女祸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