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钩,暮色沉沉,冷风将荒芜后院中的树枝吹得飒飒作响,寒鸦栖息在树枝高头,啊啊叫两声,扇着翅膀消失在夜空中。

    院里提着洗衣篮的丫鬟匆匆走过,听得天井处处传来“扑通”一声闷响,惊诧回头,黑暗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隐隐还有几声猫儿叫。想来是外头的野猫进来逮耗子,丫鬟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只觉得院中鬼气森森,忙加快脚步,忙不迭离开了。

    梨园外,连翘正手里捧着一个大纸袋,颇高兴地对一边的蒋阮道:“今日那小圆送来些外头买的百合酥,说是味道极好呢,等会回屋姑娘尝几块。”

    蒋阮点头,随即望了望天上,黑云将月亮遮住了一大半,外头的亮光雾蒙蒙的,路上只有惨淡的几只红色灯笼,人情冷清中的喜庆颜色,反给这夜色添了几分诡异。

    连翘随着蒋阮的目光看去,想了想:“这天黑的可真早,外头也起凉了,姑娘仔细着别受了寒。”

    “月黑风高杀人夜,”蒋阮突然一笑:“真是一幅好景。”

    这话说的奇怪,连翘不明所以的看过去,却见黑暗中匆匆走来一人,待走的近了才看清,居然是陈昭。

    陈昭也见了两人,忙停下来,蒋阮微微点头示意。

    陈昭行了礼:“小姐。”

    连翘有些紧张的护住蒋阮,黑灯瞎火的,遇见此人,难免发生什么意外。

    蒋阮目光顺着陈昭紧张的神情滑到他裸露在外的脖颈上,上面一道鲜红的之家残痕尤其刺眼,陈昭自己却浑然不知。蒋阮唇角一勾,却也不说话,只意味深长的盯着他。

    惨淡的月光下,蒋阮的眉目被灯火被映照的多了几分妖气,仿佛刚刚长成月下花丛中的吸血精魅,分明是一张青涩的脸庞,却像是活了许久许久的妖孽,俯视着芸芸众生在红尘之中挣扎。她的媚眼似笑非笑的锁在陈昭身上,陈昭只觉得被那双眼睛一盯,就像被勾了魂似的。可再一看,却又觉得像是一汪深渊,有种令人心悸的恐惧。这样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心情,最后在眼前交替,变成蒋阮红唇边上的一抹微笑。

    陈昭咬了咬牙,眸中突然窜出一点火光,想到自己就是为了蒋阮才招惹上春莺,若不是因为她,自己也不用杀人。如今自己杀了人,蒋阮却仍好端端的呆在原地,想来想去都充满不甘,怎么能赔了夫人又折兵?

    瞥见陈昭眼中饿狼一般的目光,蒋阮看了一眼连翘,轻飘飘道:“走吧,大黑天的,莫要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陈昭身子一僵,犹如一瓢冷水当头泼下,顿时将他心中的燥热驱赶的一干二净。只觉得阴风阵阵,春莺死前大睁的眼睛就在他面前。陈昭狠狠打了个冷战,回过神时,蒋阮二人已然走远。便捏了捏拳,愤愤而去。

    再说二人回到屋里,连翘将百盒酥刚刚放下,白芷就匆忙的走来,神情满是紧张:“姑娘…”

    蒋阮摆了摆手,示意连翘将门掩上,才在床边坐下来:“怎么?”

    “春莺死了黑夜尘缘!”白芷道。

    “什么?”连翘惊讶:“她怎么死了?”

    “陈昭倒是干脆,”蒋阮冷笑一声:“春莺却蠢了。”

    见蒋阮神情自若,完全没有一点惊讶,白芷一愣:“姑娘…已经知道了?”

    “陈昭性子暴躁,春莺强势。两人必是要进行争执,本想利用他们的争执来做文章,不想陈昭如此心狠手辣,竟杀人灭口。”蒋阮淡淡道:“不过春莺也是咎由自取。”

    连翘皱了皱眉:“那陈昭真不是个好东西,竟这样狼心狗肺,不过春莺问他取银子本就是与虎谋皮,丢了性命也是活该!”

    白芷却有些不赞同:“毕竟是一条人命,这陈昭太可怕,幸好姑娘机敏,否则今日就是我们的大祸。”

    “你是如何知道的?”蒋阮问白芷。

    白芷顿了顿,轻声道:“秋雁告诉我的,她说亲眼所见陈昭杀了人。”

    “秋雁?”蒋阮一挑眉:“是个聪明人。”

    “姑娘,那春莺死了,和咱们没什么关系吧。陈昭杀了人,难不成就这么过去了?”

    “陈昭这是自己给自己埋下了一颗祸种。”蒋阮轻笑一声:“不用我们主动,很快就有人告密,东窗事发了。”

    连翘道:“奴婢总觉得心中有些不安,总觉得这事儿没这么简单。春莺的死虽说不是咱们故意的,只到底与我们还有一些关系。”

    蒋阮随手拿起桌边的书:“怕什么,他二人私通争执杀人,难不成与我还有关联不成?想要将脏水泼到我身上怕也不是件容易事,总不能说是我让他们二人硬要私通吧,若是要查,便尽管查好了,能查出来什么呢?”

    连翘一拍自己脑门:“对呀!是奴婢糊涂了,这事儿我们都没料到,与我们有什么关系,春莺和陈昭同我们可没什么交情哪,就算是官差来了,咱们也能挺直腰板!”

    这么一来,白芷和连翘放了心,起身去打热水回来,蒋阮坐在油灯下,慢慢翻着书,目光却落在他处。

    她说了慌,春莺的死她并不意外,因为她早已知道这个结局。

    每一人都有自己的弱点与底线,陈昭暴躁多疑,春莺一次次的索取只会令他的耐心告罄,再也不相信春莺会有满足的一日,不满渐渐增多,总会到达一个临界值。而当愤怒与心虚达到一个极致时,陈昭骨子里的暴戾就会被激发,杀人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而要促成这一切,本身也要春莺的配合,春莺的贪婪与生俱来,有不劳而获的机会,她是不会放弃的。

    而蒋阮自己所做的事情,不过是让白芷买通了几个下人,在陈昭面前“无意”提起春莺的狡诈与贪得无厌。

    天时地利人和,春莺不死,也得死了。

    只是这样的话,她万万不能告诉两个丫鬟。在她们的眼里,她只是一个被逼到极处奋起反抗的落魄小姐,骨子里还是善良的。可只有她自己知道,这副皮囊下,是怎样一副腐烂的心肠。

    ------题外话------

    亲爱滴,今天你收藏了吗?

章节目录

重生之嫡女祸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千山茶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山茶客并收藏重生之嫡女祸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