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臻也在笑。

  但却并不狂放,而是打算跟着大伙一起笑旳差不多后继续往下说。

  而就在欢笑的功夫,他感受着体内翻滚的热流,眼里是一种异样的感慨。

  好家伙。

  打有曲艺行当开始。

  莫说评书这种天然就不适合大型商演的手艺了。

  就是后世的相声,最大型的一场商演,也没听说过超过三万人的吧?

  可是现在呢……

  虽然没收票钱,可是,眼前这接近六万的人头可是实打实的。

  六万人,听一个说书先生在现场说书……

  这场面别说其他说书先生敢不敢想了,就连李臻自己都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然真的能把事情做到现在这一步。

  也得亏这个年代没什么半导体一说。

  要有半导体,自己再弄个什么电台,全国各地安插。

  那甭提了。

  书,是上午说的。

  天下第一,是下午当的。

  可太舒服了。

  自己这……

  高低也算名垂青史了吧?

  想到这,李臻的心里便不免生出了一股成就感。

  但也有些遗憾。

  遗憾在哪呢?

  说穿了,他终究做事没法做的太过于自私。

  可能是天性使然,又可能是穿越到这个世界后,那不知怎么就冒出来的责任感作祟。

  伴随着春日的到来,河道的浮冰几乎已经瞧不见了。

  或许黄河那边还会有,但对于洛水分支的伊水而言,它可比不得黄河河道。

  所以,没了碎冰,为了加快进度,郑田丰等人便让民夫们把工作量给提上去了。

  以前,一天可能最多也就干个五六个小时。

  可是现如今的时间安排,按照后世的说法,那就是早上七点起来,晚上五点收工。

  这个时代可没什么8小时工作制或者加班不加班这一说。

  皇命为天。

  皇上发话了,那你就得干。

  所以,在这极大被压缩的时间里,李臻就算想说,也不忍心耽误那些下河捞泥,辛苦了一整天的民夫们休息的时间。

  第一天,他说《丑娘娘》的时候,被那滚滚热流“冲昏了头脑”,不带歇气儿的整整说了一个多时辰。

  可是,他却发现,在半个时辰的时间一过后,首先就是观众的思维有些散漫了。

  精神头不如之前足。

  其次呢……或许是因为精神得到了放松。

  有些民夫干脆就倚靠着同伴,在这长篇单口相声的清澈之音中,直接就睡着了。

  所以,在考虑了一晚后,他把每日的说书时间,还是定在了一天一场。

  一场说半个时辰上面。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大家的精神可以在这半个时辰的欢笑故事中,得到充足的放松。听完后保管睡得香、睡的舒服,睡的踏实。

  而坏处就是……经验值的获取,直接减少了一半。

  不过,人生不就是如此么?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已经得到了六万人的经验,若还不知足……那真的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了。

  而按照道理来讲,李臻现在的护法里面,燕大侠和杨老七还是“白板”呢。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咪咪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mimiread.】

  于情于理,他同着这六万人的面说的书,该从《绝代双骄》或者《杨家将》里选择才是,怎么会选到了风牛马不相及的《丑娘娘》身上了?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

  绝代双骄也好,杨家将也罢。

  都太苦了。

  这个苦不是说书中的人物,也不是说书中的基调。

  而是在李臻看来……明明大家伙劳作一天,已经很累了。这时候需要的不是什么江湖上的打打杀杀,或者是听起来就满篇“忠君爱国”的讽刺之语。

  大家需要的是放松。

  放轻松。

  他说书能提升实力不假。

  杨老七和燕大侠到了金色传说,也只会更强力不错。

  但归根结底。

  说书人被称为先生。

  不敢说高台教化,但至少劝人向善。

  说白了。

  先生,要有先生的骨气!

  文人,要有文人的风骨!

  趁人之危,君子所不取也。

  所以,他不想说那苦大仇深的书。而是想换一些口味轻松的书。

  没法升级就没法升级吧。

  但护法没升级,咱老李好歹也是修炼《和光同尘》的人了。

  《时光暂停》系列这么多年一直叫好又叫座……怎么着也比无惨系列好多了吧?

  人多,不一定好看。

  有故事情节的才是精品!

  要是还带个中文字幕……

  哎呀~~~

  总之,当着这么多人,虽然没让燕大侠和杨老七加入金光大部队。

  但李臻却不后悔。

  因为,此时此刻的观众脸上洋溢的笑容,已经让说书先生的心底感觉到无比满足了。

  这是光宗耀祖,却自持风骨无愧天地的坦然心胸。

  只是……

  一想到了在陆浑河段修整完成后,他就要离开……

  这又挖了一个坑……

  心里就有些不落忍。

  《丑娘娘》这种短篇其实再有个七八天就能说完了。拢共也就说十六七个小时就OK。

  但偏偏……

  时不待我。

  每每想到这,心中不免一叹。

  时也命也运也。

  便如此罢。

  说书人挖坑这种事,不寒碜。

  想到这,待到笑声渐熄,李臻点点头。

  咱们继续开书。

  而在他没看到的官道之上,一架马车悄然趁着夜色而来,已经在路边停了片刻。

  无人赶车,可那车马似乎识路一般,来到了此处官道后,在距离六万人聚集的河岸边还有好远一段距离时,忽然停了下来。

  此处,天空之中隐隐有人声漫语。

  可因为距离太远,寻常人并不能听的真切。

  只能听的个囫囵。

  但对于车中刚打算下车的狐裘大人来讲,那半空中的清澈之声却听的异常仔细。

  而也正是这个声音,让原本打算下车的她停住了念头。

  此处,在往前走百步。

  便会踏入到玄素宁的感应之中。

  与天地融为一体的道韵莫说凡夫俗子了,哪怕连修炼者可能都很难感应到。但在她的眼中却如若实质。

  看到,听到,她便没了直接出现的念头。

  兴许是好久没听到那道人说书了吧。

  赶路的这两三日内,因无聊而困乏,又因无眠而导致困乏变为了焦躁。

  此刻的狐裘大人状态其实并不好。

  但不知为何,再听到了这道人的声音后,却莫名其妙的从心底流露出了一股宁静。

  此刻,四处无人。

  只有空中清澈低语。

  她靠在马车里那被布置的极为舒适的软塌中,就听得半空中的声音说道:

  “薛坤说:对!……可是娘啊,您看看我这张脸!”

  接着,便是一股冲天的笑声无比清晰的从数万人口中向着四面八方传去。

  传的河水鼎沸。

  传的山石嗡鸣。

  车内。

  女子露出了些许好奇的神色。

  薛坤是谁?

  多日不见,这道人……又说了个什么新书么?

  靠在榻上,她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想要听的更清楚一些。

  可是在闭眼之后,就这么聆听着那时不时传来鼎沸笑声的寂静之夜中,却忽然觉得自己的身子有些沉。

  一开始是乏。

  后来越来越沉。

  最终,在神志似乎都变得不清醒的假寐环境中,那道人的声音在脑海里似乎也开始一点点的被拉长了。

  而就在这“慢速”的时光中,她逐渐听懂了这个故事。

  似乎,是在讲春秋时期齐国齐……宣王的……王后……叫……做……钟……离……

  “呼……”

  安静的车厢中。

  平稳的呼吸卷着微弱的气流在四壁流淌。

  靠在软塌上的女子最终还是没想起来齐宣王的王后叫什么。

  因为她……

  睡着了。

  386.高清无唱,放心睡觉

章节目录

大隋说书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不是老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是老狗并收藏大隋说书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