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2012-11-30

    这封信并不是清平帝发来的,而是赵云安,赵云安在信里告诉谭纵,清平帝已经在一个月前病逝,而且太子随后也在服丧期间莫名暴毙,根据线人提供的情报,是赵云兆暗中谋害了清平帝和太子。

    太子死后,赵云兆就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拿出了一份据说是太子临终前留下来的“遗旨”,说赵云兆的父亲,也就是前朝废太子才是大顺的正统,因此他愿意将皇位留给赵云兆。

    这个“遗旨”一出来就在京城文武百官面前掀起了轩然大波,引发了官员们对赵云安一脉是大顺正统还是赵云兆一脉是大顺正统的激烈争辩。

    正当官员们激烈辩论的时候,安国大将军、太子妃的父亲鲁月关率领着京城北大营的禁军,以谋逆为由,突然发动了对对镇国大将军、安王妃父亲秦超虎所统领的京城南大营禁军的突袭,似的南大营的禁军死伤惨重,在忠于清平帝将领的带领下狼狈逃离了京城,逃往了京畿皇庄。

    与此同时,赵云兆派人去安王府捉拿赵云安,就在他的人将安王府团团围住的时候,安王府的院落中忽然升起了几只巨大的热气球,将赵云安和他的家眷带离了京城,来到了赵玉昭的京畿皇庄。

    赵云兆在朝廷党羽的配合下很快就掌控住了京城的局势,随即就登基称帝,国号永平,然后调集了八万北大营禁军,带上攻城器械准备一举攻下京畿皇庄。

    可是谁成想,不等北大营禁军靠近京畿皇庄,京畿皇庄的城墙上就响起了沉闷的声响,紧接着黑色的炮弹如同雨点般落在了北大营禁军的士兵中间,炸得北大营禁军是哭爹喊娘、抱头鼠窜、血流成河。

    由于是第一次见识到炮弹的威力,竟然使得八万禁军顷刻间溃败,潮水般逃走。

    京畿皇庄此时已经研制出了大炮,正好拿这八万禁军试炮,结果首站便告捷,使得赵云兆攻打京畿皇庄的计划宣告失败。

    赵云安随后在京畿皇庄登基称帝,国号永昌,号召大顺的军民一致起来对抗弑君的伪帝赵云兆。

    为了给赵云安造势,京畿皇庄派出了热气球,白天的时候飞到京城上空,往城里洒下了传单,揭露了赵云兆阴谋毒害清平帝和太子的恶行,使得整个京城都轰动了。

    不仅如此,那些热气球还飞到京城附近的城镇投下了那些传单,使得赵云兆一时间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赵云兆对此是既感到愤怒,但又无可奈何,因为他根本就拿那些高高地飞在天上的热气球没有丝毫的办法。

    不仅京城的事情令赵云兆感到抑郁,大顺地方上的反应更是令他愤怒,地方上响应他成为皇帝的州府不到五分之一,而大顺最富庶同时也是实力最强的江南和湖广却旗帜鲜明地表示拥护赵云安为新帝,这使得赵云安获得了五分之二州府的支持,剩下的州府则处于观望的姿态。

    谭纵召集了北疆边防军的将领后,拿出了一份清平帝的圣旨,圣旨中明确表明,如果清平帝死后太子在接任皇帝的三年内也死了,那么就立赵云安为新帝。

    边防军的将领们此时都以谭纵马首是瞻,现在又有了清平帝的圣旨,于是一致决定拥护赵云安为皇帝。

    就在谭纵和将领们商议出兵南下,讨伐弑君的伪帝赵云兆的时候,赵云兆派来传旨的使者也到了。

    圣旨是以清平帝的名义发的,任命谭纵为兵部左侍郎,威武大将军,让他进京述职,将北疆的边防军交给他派来的一名武将。

    谭纵对此只是冷笑一声,这摆明就是诱他进京城,于是让人将传旨的使者和前来接替他的武将砍了祭旗,安排好了北疆的事务后,打着讨伐伪帝的旗号,亲率三十万北疆边防军南下,大军所过之处,州府莫不王风而归顺。

    赵云兆登基后封赵云博为亲王、内阁大臣,可谓位高权重,可是赵云博一点儿也不开心,因为他们之所以要暗害清平帝,并且谋杀太子,实在是被清平帝给逼得没有办法,这才铤而走险。

    清平帝在过去的五年里不仅加大了对大顺地方上州府的控制,还对大顺各地的功德教展开了大力围剿,并且铲除很多赵云兆的赵云博势力中的人。

    照此下去,再过几年的话清平帝就能顺着线索找到赵云兆和赵云博是功德教幕后主使的证据,那么可就回天乏力了,因此他们才决定提前动手。

    就在谭纵杀了传旨的使者和前来接替的武将同时,赵云博在府中的院子里凝神望着一棵大树枝头上几只嬉戏的麻雀,显得忧心忡忡。

    “王爷,官家让你进宫议事。”片刻之后,赵云博的王妃走了过来,微笑着向他说道。

    赵云博回过神来,冲着王妃微微笑了一下,抬步向内室走去,准备换上官府进宫去见赵云兆,近来大顺的局势极为复杂,他作为赵云兆最信任的人,忙得焦头烂额。

    “王爷,你好像有心事。”在给赵云博换官服的时候,王妃微笑着问道。

    “现在的事情太多了,让我有些忙不过来。”赵云博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他不想王妃也跟着他伤神。

    “王爷,玉昭妹妹已经等了谭大人你五年了,你说先皇为什么不让他们完婚呢?”赵云博换好了官服,正准备出门,王妃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狐疑地问道,这个问题不仅她,京城里不少人私下里都在议论这事。

    “可能是谭大人在北疆太忙,实在是无法抽身吧。”赵云博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故作轻松地说道。

    “王爷,无论怎么样,我都会与你在一起的。”望着赵云博远去的背影,王妃的双目不由得流露出一丝哀伤的神色,她能成为赵云博的王妃,自然无比聪明,知道赵云博现在最头疼的其实就是谭纵了。

    谭纵不仅是大顺最有实力的“谭党”的领袖,更是北疆五十万最精锐边防军的统帅,他的一举一动都会给大顺的政治格局造成至关重要的影响。

    如果谭纵率领边防军南下,那么京城就处于了危险中,因为从北疆到京城,没有哪座城池和关卡能拦住骁勇善战的边防军。

    皇宫里,身穿龙袍的赵云兆正在看着有关各地形势的情报,眉关紧锁,江南和湖广的州府已经开始扩军备战,这表明他们这是要与自己对抗到底了。

    “陛下。”赵云博走了进来,向赵云兆拱手行礼。

    “老二,你说咱们安排的‘棋子’能否除了谭纵?”赵云兆放下手里的情报,走下龙椅,沉声问道,谭纵现在可谓是他的心腹大患,只要除了谭纵,那么他就可以慢慢地消灭那些与他作对的人。

    “大哥放心,谭纵对他没有丝毫的戒心,一定能除了谭纵。”赵云博微微一笑,安慰着赵云兆,这或许是他们最后一个除掉谭纵的机会了。

    “早知今日的话,当年在秋游大会上就应该杀了这个祸害。”赵云兆闻言,不由得重重地一拍桌面,咬牙切齿地说道。

    六年前的秋游大会,如果不是乔雨冒死相救的话,谭纵就要死在喜欢赵玉昭的小侯爷的手下,而当时出手暗算谭纵的正是功德教的一名供奉,化装后混在了周围的护卫中间,是赵云兆在得知谭纵出现在围场后特意派他去除掉谭纵的,可惜功亏一篑。

    “陛下,江南那边传来消息了。”正在这时,一名太监拿着一个密封的信封走了进来,双手捧着递向了赵云兆。

    “一群废物!”赵云兆看完了信件后,不由得勃然大怒,随手就将信撕成了两半。

    赵云博见状捡起了信,合在一起看了看后,脸上的神色不由得有些黯然,他和赵云兆将功德教的仅有的三名供奉全部派去了扬州,三名供奉率领着功德教的精锐,想要劫走谭纵的家姐以及施诗等人来威胁谭纵,结果被福叔和乔雨等人击败,三名供奉全部战死,可谓伤亡惨重。

    伴随着谭纵率领着边防军南下的消息,大顺的那些处于摇摆状态的州府立刻表态支持赵云安,这样一来赵云安得到了差不多大顺八成州府的支持,有着绝对的优势。

    赵云安随即下令,让忠于自己的州府向那些忠于赵云兆的州府发起了进攻,由于忠于赵云安的州府人多势众,很快就攻下了那些忠于赵云兆的州府。

    当谭纵率领着的大军来到京城的时候,大顺的州府已经全部归附赵云安,各地的知府们纷纷派人向赵云安送去了表明衷心的奏表,赵云兆只能龟缩在京城。

    由于京城里不仅有着众多的百姓,而且还有着大量的官员,因此谭纵并没有强攻,而是让军队将京城团团围住,他自己则去京畿皇庄去见赵云安。

    临去京畿皇庄的前夜,谭纵正在军帐中闭目养神的时候,罗毅走了进来。

    自从五年前被谭纵从多穆尔手中救下后,罗毅就跟随在了谭纵的身边,已经由一名校尉成为了北疆边防军中统帅万人的将领,可谓是谭纵的得力手下。

    “罗老弟,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情。”对于罗毅的到来,谭纵感觉有些奇怪,他并没有让罗毅来。

    “将军大人,卑职罪该万死!”罗毅进门后,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实不相瞒,卑职是伪帝安排在北疆的内线,伪帝让卑职找机会杀了大人,卑职钦佩大人的为人,实在是下不了手,而且卑职也不是大人的对手,也不敢下手。”

    “现在想明白了就好。”谭纵走上前,伸手拍了拍罗毅的肩头,笑着说道,罗毅口中的伪帝自然而然指的就是赵云兆。

    “大人,伪帝绑了卑职的父母,卑职不得不当伪帝的线人,不过大人放心,卑职传回去的都是一些无关重要的情报,绝对没有任何对大人的不敬。”罗毅闻言,以头触地,“请大人治罪。”

    “你是本将生死与共的兄弟,又没有做对不起本将的事情,何罪之有?”谭纵微微一笑,扶起了罗毅,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他能体谅罗毅的难处。

    “谢大人。”罗毅冲着谭纵磕了三个响头,眼眶有些红润,他没有想到谭纵如此大度,竟然就这么原谅了自己。

    为了保住罗毅的家人,谭纵和罗毅演了一出戏,安排了一场假刺杀,谭纵装作手臂被刺中,而罗毅责备他给一刀“杀”了,尸体被谭纵的亲卫拖了出去,在军营里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不少人都亲眼目睹了。

    罗毅刺杀谭纵失败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赵云兆的耳中,赵云兆气得砸了手中的茶杯,如果罗毅杀了谭纵的话,那么边防军和江南、湖广的人就会群龙无首,那么他就还有机会。

    谭纵“带伤”去了京畿皇庄,叩见了赵云安,赵云安还像往常一样,称他“梦花”,一点儿也没有皇帝的架子。

    自从得到了谭纵的帮助后,京畿皇庄的科技是日新月异,一日千里,不仅已经研制出了蒸汽机,而且电报机也已研制成功,令谭纵是大感惊讶。

    见到等候了自己五年的赵玉昭后,谭纵的心中不由得感到十分歉意,众目睽睽下将她用在了怀里,别的女子到这个年龄已经是孩子的娘了,而赵玉昭身为堂堂的大顺公主竟然还没有出嫁。

    不仅赵玉昭,还有苏瑾和施诗等人,谭纵已经决定了,等赵云兆的事情平息后,他就迎娶诸女,然后生一大堆的孩子,尽享天伦之乐。

    虽然大势已去,但是赵云兆却负隅顽抗,拒不投降,不过在当前的局势下,城里的军人们心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于是就当谭纵还在京畿皇庄的时候,守城的北大营军队发生了哗变,杀死了他们的将领,打开城门迎接边防军进城,边防军兵不血刃地夺取了京城。

    得知守军哗变的消息后,赵云兆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穿好了龙袍,坐在金銮殿的龙椅上喝毒酒死了。

    赵云博将家人送到了三巧的府上,向三巧躬身行了一礼后,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用三尺白绫吊死在了王府,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因此给家人留了一跳后路,当赵云兆当上了皇帝后保护了与谭纵关系密切的三巧。

    果然,正如赵云博所想的那样,如果大顺还有人能救他的家人的话,那么非谭纵莫属了,后来在谭纵的求情下,赵云博的家人并没有像赵云兆的家人一样被满门抄斩,而是流配到了北疆,或许这是他们最好的出路。

    当看见已经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的三巧目光火辣地看着自己时,谭纵就知道自己看来又有一份情债要偿还了,决定将三巧也娶了。

    赵云兆死后,赵云安在京城文武官员的恭迎下进了京城,坐上了金銮殿上那代表着九五之尊的龙椅,心情无比的复杂,七年以前他还是一个逍遥懒惰的王爷,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能成为大顺的主宰。

    对于那些投靠了赵云兆的官员,赵云安网开了一面,并没有杀他们,而是流配北疆,以展示自己的仁慈。

    而对于那些有功人员,赵云安自然是论功行赏,居功至伟者当然就是谭纵,令谭纵和满朝文武都没有想到的是,赵云安竟然打破了祖上“外姓不得封王”的规矩,封谭纵为“义王”,堂堂的大顺亲王,让谭纵是受宠若惊,连忙推辞。

    不过赵云安心意已决,谭纵只好接受了这个封赏,成为了大顺几百年来的第一个异姓王爷。

    获得了封赏后,谭纵就开始准备自己的婚事,由于他要取的人中有赵玉昭,所以婚礼就订在了京城,赵云安将亲自为他主婚。

    或许是感觉自己欠那些痴心等待着自己的女人太多,谭纵一咬牙,将那些依旧没有出嫁而苦等自己的红颜知己们都给娶了,赵玉昭、苏瑾、施诗和伊尔娜莎、艾莲自不必说,还有三巧、怜儿等女,反正谭纵天赋异禀,体力强悍,足以应对这些美艳的老婆们。

    由于一口气娶了众多的老婆,直接导致原本想畅快淋漓地洞房的谭纵在新婚之夜悲摧地睡到了书房里,无论是赵玉昭还是苏瑾,都将谭纵推出了新房,让他去别的老婆那里。

    就连谭纵认为最为听话的施诗竟然也满面娇羞地将他推了出去,谁也不想今天晚上成与谭纵洞房,进而招致别人的嫉恨。

    新婚后,谭纵就向赵云安辞去了北疆边防军统帅和监察府巡察使的职务,带着一众老婆去了扬州,埋头做起了生意,他知道自己现在功高震主,为了能继续与赵云安之间的友谊,现在退出官场最为明智。

    赵云安经过再三的挽留,只好同意了谭纵辞官的请求,在扬州城给谭纵盖了一座气势宏伟的“义王府”。

    虽然谭纵辞去了官职,但依旧是赵云安最为倚重的人,也是朝廷上那些“谭党”的领袖,同时也是赵云安唯一的朋友,辅佐赵云安实现了大顺的中兴,并且开辟了海运,那些装着发动机和螺旋桨的海船行驶在了碧波荡漾的大海上,将大顺的文明远播到了世界各地。

章节目录

鼎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黑醉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黑醉酒并收藏鼎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