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天身躯枯瘦,又被万毒之源折磨的不成样子,换做肉身弱点的早就殒落了,钧天能撑到现在全靠超强的生命本质。

  “嗡!”

  而今他神魂回归,掌控残躯,无穷的病痛没有打压碎他的信念,四肢百骸涌动出生命起源奥妙,点燃微弱的万道火光。

  此刻,他将万毒之源视作养料,视作是对龙象肉身最终的磨炼,唯有最猛烈的狂风暴雨,才能塑造出最强的生命种子!

  万毒之源全面贯穿肉身,那种痛苦是撕心裂肺的,像是亿万杀剑刺穿了肉身,血淋淋的。

  “啊……”

  钧天都忍不住低吼出声,枯瘦残破的身躯猛烈发抖,太疼了,疼的他恨不得一头撞死在这里。

  甚至,他可以感受到毒虫蛇蝎在撕咬他的血肉,摧毁他的生命,这幅画面让云汐心疼的落泪,但是她帮不上什么忙,只能默默祷告。

  这注定是一场生死磨难,比对抗第一代蛮尘仙还要凶险。

  “他在干什么,疯了吗?”

  黑风脸色大变,钧天竟然将万毒之源埋葬在血肉深处,或许用不了太长时间,他的身躯会全面被污染。

  “起源经包罗万象,一切生命的起源都囊括在经文奥妙中,生命不经历摧残,何谈塑造出最强的战体?”

  张远山的话语让黑风大惊失色,开创祖上路的强者简直是一群疯子。

  “环境改变人生!”

  张大炮话语铿锵,他在石塔中见证了祖上先民的经历,在那种无比恶劣的生存环境中,才能走出一位位惊天动地的人王。

  钧天走的是万道路,一切磨难都要去经历,这犹如在毁灭中复生,最终缔造出最完整的大道路。

  张远山的面色严肃,什么是万毒之源?万重邪恶的毒虫蛇蝎提纯而成的药引子,再配合剧毒无比的万毒果实。

  他们对应的是万道,可以毁灭一切的大道,可以污染洞天之主,想要全面炼化掉何等艰难。

  渐渐的,钧天脸上的痛苦散去,他扛过了最凶险的环节,万毒之源已经和生命体融为一体,神魂无时无刻都在承受毁灭之道的拷问。

  “全部融合,真的可以吞掉同化吗?”黑风惊骇,如果钧天能依靠自身破掉万毒之源,绝对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件。

  张远山的心情沉重,接下来就要看钧天的意志和生命体了。

  翌日清晨,新一轮的军候争霸战开启了!

  雄关不平静,大批前来目睹神话决战的强者未曾离去,时刻留意被药神炉遮蔽的擂台,都很想知道钧天现在怎么样了。

  “一天一夜过去了,按照云天的伤势来看,他能撑到现在简直是奇迹!”

  “万毒之源都可以毁掉第一代蛮尘仙,虽然黑风长老以药神炉为钧天疗伤,可岂能有仙人洞的手段高明?”

  “他们两个遭天妒啊,都被同等的毁灭毒素重创,这算是什么,天意吗?”

  “我们雄关最强的两位盖世天骄,竟然因为同一种毒素被废掉,但可笑的是第一代被荒兽重创,云天却被自己人害死了。”

  雄关各地议论纷纷,更多的人关心的是凶手,可惜没有查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张大炮的脸色阴晴不定,曾经他们在北极碰到过奇尸一脉,而这个隐藏在暗中的势力,隐约指向丁家!

  只不过他们无凭无据,怎么去查,传出去更会打扫惊蛇,最终什么都得不到。

  “已经三天三夜了,军候争霸战都落幕了,云天还没有殒落吗?”

  很多人感到匪夷所思,这件事已经惊动了仙人洞,只不过张远山禁止任何人靠近,否则会以大道圣宝将其震死!

  接下来,让举世强者瞠目结舌的是,十天, 二十天,一个月,擂台已经封印,张远山依旧执掌圣宝镇守。

  外面的人 根本不清楚,钧天盘坐在银月圣宝空间内,弹指间度过了一二年。

  “云天还行不行给句话啊?”

  军候争霸战最终决出的十大年轻强者,天元他们都在其列,这些人忍不住逼问,因为这关乎到一个军候席位!

  “就这样托着有什么意思?如果云天不行了就公布出来,别妨碍我们的册封盛典!”

  “自古谁能从万毒之源中活下来?除了我仙人洞第一代蛮尘仙再无第二个人,你们平白损耗底蕴救治一个废人,这可不是智者行为。”

  蛮玄去而复返,降临在雄关,为这些绝顶龙象撑腰,逼迫张远山立刻宣布结果。

  “不是智者行为,希望你不要因为这句话而感到后悔。”

  张远山盘坐在擂台上,神情冷漠,等待钧天打破魔咒,粉碎万毒之源,到时候有他们哭的时候,因为这关乎到第一代蛮尘仙的未来。

  “后悔,我有什么可值得后悔的?”蛮玄的脸色微沉,难道他们真的可以破掉万毒之源。

  “话已经说了,想不通就自己去领悟。”张远山时刻执掌圣宝为钧天护法,他闭关两年,真的快要出关了。

  蛮玄的脸色阴晴不定,但转眼间想到曾经付出的代价,便是冷笑道:“你在这里糊弄谁?”

  “要不要再来赌一局?”

  张远山头顶浮现出一座神炉,色彩斑斓的炉壁上刻录着万兽图案,蒸腾着无上重宝神威,隐约要喷薄一缕大道圣威!

  “万灵炉!”

  蛮玄的眼珠子都红了,这是仙人洞仅次于大道圣宝的超级大杀器,花费了漫长岁月才养成了现在的威能,可就这样落入了张远山的手中!

  “你想怎么赌?”蛮玄的心里都在流血,因为这件事仙人洞的老古董恨不得把他给生撕了。

  “玄天剑!”

  张远山一字一顿的开口,那是古老矿区孕育出的石剑,虽然有些不完整,但却是天然的至宝粗胚。

  “你可真敢开口。”蛮玄怒目圆睁,总觉得张远山在坑他,可万毒之源根本无法化解。

  “我知道你不敢,别再这里杵着了,以免影响我的弟子破解万毒之源。”

  张远山的话语回荡在雄关,引起了轩然大波,接连聚会好几日的景珠他们脸色阴沉,难道钧天未死,还能康复?

  蛮玄心中有大愤,昔日被顶层狠人逼的灰溜溜离去,现在被张远山搞的骑虎难下!

  他控制不住想去赌,但内心深处始终有一个声音在提醒他,你已经输掉了大道仙铁,输掉了万灵炉,还想再输掉什么?

  青元忍不住摇头,这几年仙人洞倒了血霉,蛮神之兵没了,蛮毅殒落,万灵炉输了,大道仙铁也没了,无敌神话接连败掉!

  这是什么?这是衰败的迹象!

  这不是青元想要看到的,仙人洞强弱关乎到人族部落的族运。

  “他绝不可能还活着!”

  整座雄关暗涌流波,数不清的目光汇聚悬空擂台,有人心绪激荡,觉得云天要再一次开创神话传奇了!

  有人冷笑,觉得张远山他们在故弄玄虚,或许钧天已经殒落了。

  “轰隆!”

  银月圣宝空间内,天地间风云变幻,时而漆黑如墨,时而黄金灿烂,时而暴雨倾盆,时而闪电横空。

  磅礴异象演绎而出的气候,一切都从钧天的背后呈现而出,他如真龙在行云布雨,如雷公在轰落闪电,如风神在怒涌风暴……

  他时而静坐在火山中,时而卧睡在冰河中,时而在河山中舞剑,时而遨游在一望无际的碧海,时而神游太虚观望日月大星。

  “这就是万道?”

  苏长青他们从闭关中醒来,这两年他们进步神速,武痴已经修炼到了通天境七重天,而他已经问鼎通天境巅峰。

  时刻感受圣宝的运行轨迹,这对他们的修行起到了重大帮助。

  钧天背后呈现出的异象图越来越震撼了,狂风海啸,星河如瀑,大星闪耀,充满了恐怖的毁灭因素。

  但是下一刻,他神圣灿烂,如坠落红尘的真仙,沐浴大道春雨,通体生机磅礴,充满了无尽新生波动。

  毁灭与新生并存,这才符合天地之道。

  “嗡!”

  万道石悬挂在钧天脑后,如同一轮朝日在冉冉升腾,绽放万道仙辉,与钧天产生了很深的共鸣。

  在万道路走的越远,这块万物源石与他的越是亲近,恍然间钧天认为万道石已经彻底属于自己了。

  “已经如此强大了,还是打不开入道路吗?”

  “或许需要某种机遇才能一飞冲天,你看张大炮虽然入道残破,但他如同蛰伏的真龙,越来越强大了!”

  他们在议论,更感慨云汐的资质,与圣宝适合合一,最顶级入道战力爆发,隐约闪耀出宏大的世界,像是模糊的圣胎在绽放!

  这大概率离谱了,谁能与圣宝如此亲近?当然他们清楚云汐最强的是瞳术,一旦爆发仙魔印记闪现,无比强盛。

  “跟着主人走,天天有肉吃。”墨宝儿遨游在圣宝空间,汲取能量精华,通体闪现月华星辉。

  小晴晴漂流在圣宝本源世界,银月对它更为钟爱,任由索取,隐隐涌动出星河圣兽的庞大威压。

  “嗡!”

  这一刻,银月整体暗淡,传出神念,开启两年时空流速,亏损巨大,需要回归星月洞天补充能量。

  当他们出现在擂台上,天地间景象大变,源自于钧天绽放的三十三重天,都穿透了圣宝封锁的世界,显照在外界。

  “天哪你们快看!”

  雄关这里等待的修士狂吼出声,刹那间打破了长达一个月的沉寂,引起了巨大轰动。

  天下奇毒之首的万毒之源,就这样化解了?

  “这不可能……”

  孔明坤他们身心俱颤,怎么会这样,仙人洞摆不平的事,钧天怎么可能熬过来,走向康复!

  原本这段时间他们生活的很开心,但那神话再一次显照出恐怖大道,压在他们的心头,让他们窒息到了极点。

  药神炉熄灭圣宝威压,擂台之上的景象呈现在世人的眼中,那个人的生命精华贯穿霄汉,英姿勃发,俯瞰芸芸众生。

  这一刻,体内万道之光沸腾,犹如撕裂了入道路,让这整片夜空都璀璨夺目,显照出的道即将成为现实!

章节目录

盖世人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叶青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青天并收藏盖世人王最新章节